獻給格雷登斯的花束-上-

●近未來設定AU,醫療安全部部長X大腦改造小白鼠(?)
●獻給阿爾吉農的花束Crossover


再見到格雷登斯的時候,連一向自恃冷靜的帕西瓦爾都緊皺眉頭,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甚至無法確定那是同一個人,原本印象中可愛到接近可笑的自然捲蘑菇頭,已經長了不少零亂的覆蓋在臉上,除此之外,全身被白色的束縛衣裹住,雙手繞在胸前交叉用床邊的綁帶固定,即使費盡全力掙扎了在外人看來也只像在扭動頸子,被如此極端的奪去自由令人於心不忍,帕西瓦爾得稍微按耐才沒在第一時間質問工作人員理由。

四周都是空曠的白,唯一的顏色是散在病床上的深色頭髮,站在隔離窗外聽不見格雷登斯是否有發出聲音,直到對方碰巧轉頭望向自己,明知這玻璃窗是單向的,對格雷登斯來說那只是片過大的鏡子,但一瞬間還以為對上視線,帕西瓦爾下意識避開的同時才想起來對方根本看不見自己,只好尷尬掩飾著轉頭問部下情況。

「為什麼要綁著?」

「呃?喔......因為最近自殘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他開始會咬傷自己......」年輕的研究人員報告到一半沒想到長官會突然提問(而且還跟報告內容無關),吶吶的回答,心裡對於沒在聽報告有些不滿。
帕西瓦爾對這種像在對待牲畜的態度無法苟同,但現在無暇追究,「解開吧,我要跟他說話。」

不顧其他人為難的表情,帕西瓦爾逕自開門進去,研究人員見長官堅持的態度只好跟著,耗費了好一段時間才把所有的束縛鬆開,這中間格雷登斯雖然有些僵硬顫抖,卻從頭到尾不發一言,帕西瓦爾有注意到對方看見自己一瞬間眼裡的驚訝,好像還有別的什麼無法解讀的情緒。

脫掉束縛之後抱住自己的腿卷縮在床上背對所有人,拱起的背脊單薄的驚人,帕西瓦爾用眼神示意其他人離開,直到房間裡只剩下彼此,格雷登斯都沒再動過一下。

帕西瓦爾拖過一張椅子坐下,眼前被觀察的人皺著眉開始緊張地咬著指甲。


一年前,帕西瓦爾身為醫療安全監督部門的長官曾經對這項實驗提出質疑。

實驗內容是將天生智力不足的孩子透過電流跟藥物的方式,激活大腦的神經還有細胞增生活化,利用加快運轉增強腦部的運作效率,在短時間之內改造成跟正常人一樣,甚至有可能比一般人聰明。

這個提案早在他還沒出任這項職位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但由於當時硬體不足加上內容爭議性頗大,雖然有動物實驗成功的數據,卻不能保證能運用在人體上,一直到近年來全世界的新生兒智能不足甚至畸形的機率暴增,並且預測在未來數十年內情況都不見得能獲得改善,真正的起因仍然不得而知。

帕西瓦爾礙於高層給的壓力不得不進行這個項目,但他給出的底線是被實驗者一定要出於自願,而且由他親自參與挑選,並且在高度保密下進行。

後來他親自訪談篩選許多病例,格雷登斯讓帕希瓦爾留下深刻的印象。

格雷登斯出生前就被判定智能不足,比一般人學習能力低四分之一,雖然外表看起來跟普通的少年無異,運動神經也不算遲緩,如果在幼兒時期接受良好的教育跟治療,或許成年之後會比現在狀態更接近普通人,但因為他未滿一歲的時候就被遺棄在孤兒院門口,又因為天生的缺陷沒有家庭願意收養,原本規定超過十八歲就要獨立,硬是待到二十歲才被送來參與實驗徵選,一開始報名資料還謊報年齡,體檢的時候發現格雷登斯已經開始長智齒才被拆穿,實際上他已經超過了二十歲。

>根據檔案格雷登斯一直在附近的農場打零工,光看照片就能知道他的身材非常纖瘦,卻能在農場工作,跟另外兩個人選比起來他的行為能力更為正常。

印象中格雷登斯臉上掛著傻傻的笑容,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彎彎的,若問他一些問題,他會咬著指甲瞪著腳尖思考,然後再給出一個難以理解的回答,在與對方的訪談當中,格雷登斯說他在農場有很多好朋友,大家還會分給他多的牛奶,養母會做成乳酪,雖然他從沒有吃到過。

帕西瓦爾當初反對選擇他,因為格雷登斯的生活看樣子不差,剛開始考慮到如果實驗結果不理想,有可能會讓他連農場還有孤兒院都回不去,但直到後來接連訪談了他的養母還有同在農場工作的人,帕西瓦爾才發現格雷登斯錯的離譜。

在他眼裡那些好朋友們其實只會把他當笨蛋耍,分給他的麵包牛奶都是餿的,仗著格雷登斯的善良讓他一個人照顧著所有生畜卻領著非常微薄的薪水,自認世故的帕西瓦爾想起格雷登斯毫無自覺的笑容都忍不住憤慨,尤其他的養母,強烈的表達希望格雷登斯參與實驗,甚至連相關風險都不問,好像只因為有機會扔了一個大型垃圾而鬆了口氣。

帕西瓦爾心裡是矛盾的,如果成功了能讓他脫離現在的處境,帕西瓦爾也有把握能繼續申請到經費提供他念書生活,但同時也會發現殘酷的真相,帕西瓦爾認為那只會讓格雷登斯感到痛苦,如果失敗了相關單位還是一樣會提供賠償金跟妥善的醫療照顧,只是帕西瓦爾懷疑他的養母會不會繼續收留格雷登斯。

但是其他研究人員卻持相反意見,因為他的身體跟心理素質都更好,除了年齡偏大了點(超過二十歲成功的機率相對略低),最重要的是格雷登斯是孤兒,如果失敗後患會更少,即使沒人說破,但帕西瓦爾心知肚明。

就在帕西瓦爾以一擋百持反對意見的同時,他接到了一項新任務,是歐洲方面的研討會,需要客座監察委員,帕西瓦爾的上司格林德沃提名他出任,為期大約一個月,由於事態緊急,有關實驗的事情格林德沃承諾會先推遲暫緩,等帕西瓦爾回國再進行。

事實證明,面對格林德沃這種官僚,帕西瓦爾只能認輸。

等他回國的時候發現格雷登斯不但已經簽下同意書,甚至已經結束第一階段藥物實驗,帕西瓦爾知道的時候立馬質問是誰允許這麼做?果不其然得到的回答就是格林德沃越級批准。

事到如今再去找格林德沃也沒什麼意義,帕西瓦爾甚至能猜想的到歐洲的工作肯定是早就預謀好的,之前就耳聞格林德沃很重視這項實驗,不但能幫助到他的官途,還能讓他在醫藥廠商那邊收取不少好處,帕西瓦爾當時的頑固肯定成了絆腳石,不然以往那種跟歐洲有關的研討會通常是格林德沃那樣等級的位階參與,美其名是學術研討,實際上是各大國際派系的社交活動,當帕希瓦爾被指名參與的時候,還被其他同儕羨慕了一番。

格林德沃願意犧牲這麼重要的活動來支開他,可見這項實驗有多重要。

眼前格雷登斯維持著一樣的姿勢,跟一個多月前傻笑描述著農場乳牛怎麼生下小牛的人比起來,格雷登斯的情緒明顯變的不穩,帕西瓦爾若有小動作都會令他更加瑟縮。

與其說那眼神變的睿智,不如說是銳利,看來實驗似乎效果不錯,格雷登斯可以說已經變了個人。

但他同時失去了原本的快樂。

「好久不見,格雷登斯,記得我嗎?」

格雷登斯晃動的瞳孔表示他有聽見帕西瓦爾,也記得對方,但他沉默許久都沒有回答,當帕西瓦爾以為他不打算講話的時候,對方卻轉頭盯著自己。

「......我以為你不會再出現。」格雷登斯的音量不大,咬字清楚而且語速很快,帕西瓦爾隨即愣住,此時他才發現自己還沒能適應這樣的格雷登斯,像突然被磨利的鈍器,一開口就劃開他們之間的空氣,令人懷疑跟當初那說話還會結巴的是不同人。隨後他耐心解釋了被派去外地工作的事情,結果並沒有讓格雷登斯放鬆,反而帶有指責的瞪自己一眼。

「你還好嗎?我一直很擔心你。」帕西瓦爾不打算告訴對方並不知情實驗的決定,既然事情已經發生,起碼他能做到照顧之後的情況,一方面忌憚於格林德沃會再做出什麼事情,畢竟這個實驗之前已經受到矚目,他不認為格雷登斯改善了智力就有能力承受過多的關注。

另外,帕西瓦爾也有一點私心,他想看看格雷登斯能成長到怎麼樣的程度,基於一點不成熟的報復心態,他甚至想讓當初那些欺辱格雷登斯的人驚訝,還有急著把他拋棄的孤兒院院長後悔.....

格雷登斯慢慢坐直,雖然還不敢直視對方,起碼肢體動作上有溝通的意願,兩條細瘦的腳踝垂在床側併攏,淺色的褲管上有一點暗色的痕跡,帕西瓦爾注意到他經常不自覺的去搓那塊污漬。
「沒什麼......」格雷登斯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抿起嘴,低頭讓更多頭髮垂下來遮住臉。
「聽他們說你會傷害自己?為什麼?」帕西瓦爾沒有忽略格雷登斯傷痕累累的手腕,此時他才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或許以前他就經常遭受傷害?回憶起格雷登斯的養母嚴厲的表情,原以為是在農場工作時留下的疤痕,如今想來他自殘的反應或許是長時間累積下來的,帕西瓦爾懊悔居然到現在才發現。

「.......對、對不起......」格雷登斯眨眨眼睛之後無措的道歉,好像又回到還沒接受實驗之前的樣子,對於無法回答的問題就先認錯的習慣還在,沒想到帕西瓦爾反而皺起眉頭。

「不,你不需要道歉,我只是好奇......應該說我不希望看到你傷害自己,所以我想知道原因,你願意告訴我嗎?」帕西瓦爾仔細梳理他的意思,一邊仔細觀察著對方的表情變化,格雷登斯先是茫然,爾後因為受寵若驚而茫然。

但最後格雷登斯還是搖搖頭,帕西瓦爾決定不再追問下去,思忖著自己或許該離開了。

「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呢?我想回去看看小牛。」格雷登斯快速看了一眼帕西瓦爾,像是終於鼓起一點勇氣,「母親.....她說我要變聰明才能回去,我已經會算數了。」

「真的嗎?好厲害,但可能還需要幾天。」帕西瓦爾試著拉近一點距離,用上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哄誘語氣。

「太久的話,我怕小牛長大了,就不認得我了。」嘴角因為被稱讚而輕輕揚起,格雷登斯實際上還沒能適應突如其來的改變,但卻因此生平第一次得到讚許而感到雀躍,他最近漸漸能理解一些他從未理解的事情,感覺就像從一場漫長的夢境裡面甦醒,但他清楚這並不是自己的功勞,一切都是實驗結果。

但有一件事情是例外,從格雷登斯第一次看見帕西瓦爾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他希望能一直待在對方身邊,希望他溫暖的大手輕撫自己,希望能再一次投入他的懷抱。

只是格雷登斯並不知道,眼前的帕西瓦爾並非他所認知的。

-tbc-

赫然發現我有一年沒貼文了,本想寫新的卻一直改之前的草稿…愣

真好啊...大家都在作總結....是說我下半年突然喪失信心,希望明年能振作一點

Florence + The Machine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I tried to leave it all behind me
But I woke up and there they were beside me
And I don't believe it but I guess it's true
Some feelings, they can travel too
Oh there it is again, sitting on my chest
Makes it hard to catch my breath
I scramble for the light of change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And I never minded being on my own
Then something broke in me and I wanted to go home
To be where you are
But even closer to you, you seem so very far
And now I'm reaching out with every note I sing
And I hope it gets to you on some pacific wind
Wraps itself around you and whispers in your ear
Tells you that I miss you and I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And if I stay home, I don't know
There'll be so much that I'll have to let go
You're disappearing all the time
But I still see you in the light
For you, the shadows fight
And it's beautiful but there's that tug in the sight
I must stop time traveling,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And I never minded being on my own
Then something broke in me and I wanted to go home
To be where you are
But even closer to you, you seem so very far
And now I'm reaching out with every note I sing
And I hope it gets to you on some pacific wind
Wraps itself around you and whispers in your ear
Tells you that I miss you and I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We all need something watching over us
Be it the falcons, the clouds or the cross
And then the sea swept in and left us all speechless
Speechless

And I never minded being on my own
Then something broke in me and I wanted to go home
To be where you are
But even closer to you, you seem so very far
And now I'm reaching out with every note I sing
And I hope it gets to you on some pacific wind
Wraps itself around you and whispers in your ear
Tells you that I miss you and I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Wish that you were here
I wish that you

I concede, I know I have a tendency
To agree then question all you do
And I conceive, I know there’s an expectancy
To see in me what you want to

[Pre-Chorus]
Sometimes I will still forget
We’re back at the start
Sometimes I will still regret
And will have a heavy heart

[Chorus]
In the end
I’m staring at a picture all black-and-white

Yes I care
I wonder what you’re doing when you’re out all night
And I can’t stand it
This is not a call to arms
It’s a chance to hold on tight
C'mon honey, let’s put these wrongs to right

[Verse 2]
Can you see
Can you see that wood for the trees?
Wait to see, cause I’ll look for you
And honestly, I wonder how it’s come to be
The distance, so far removed


棉花怪兽的兩只喵和一只狗:

你两怎么老是这样呢………

浮塵-14-

童明松創下了當月最高破案記錄,一口氣追回了之前被上頭責備的破案率,同事之間士氣大振,包含不久前高速上的爆炸案件,還因此揭露了長年從公報炸彈物料裡釜底抽薪的官員,跟所有牽扯的相關人員,童明松跟隊員們獲得了獎金,還在公開會議裡面獲頒了嘉獎。





秦楓卻感覺的出來不對勁。

當他好不容易把童明松從繁重的工作中拉出來,到兩個人常光顧的小攤撸串,童明松卻只顧著喝酒,因為他生動地描述有關非法輸出炸彈的破案過程,然後用酒緩解說乾的嘴。

「原來他們從這中間撈油水早就行之有年,而且還上下通氣,從申請的數量上面就開始動手腳了,不過這麼多的量據說還能再倒賣給國外的恐怖集團,當然最後的所有消息都被封鎖了.....所以媒體就算知道,也不能報導。」童明松說著把喝光的酒瓶放在地上,然後又伸手開了一瓶新的。

秦楓聽的一愣一愣的,當然這是大案件過程也足夠驚心動魄,可是他更加確定童明松有心事,可能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只要他特別焦慮或者憂鬱的時候,就會反常的外向,甚至多話,最明顯的就是食物從送上來到現在都快涼了,還沒見童明松動過一口。

很快的,童明松醉了。

雖然是不會變臉色的體質,但是只要察覺到他眼神開始渙散,甚至聽著秦楓說話的間隙打盹,就知道他大概已經到極限了,不知道是什麼讓他撐著不倒,總之童明松還繼續喝著,直到秦楓終於看不下去,攔住他向攤位老闆追加啤酒的動作。

「你跟藍宇到底怎麼了?」秦楓跳過了確認是不是跟藍宇有關,然後直接打斷一臉想否認的童明松,「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熬了幾天,就以你這像打了雞血的破案速度,我敢說小馬他們肯定想把你打暈然後運回家。」

「我不想跟你談這個。」童明松逃避著別開視線。

「好,那來談談你。」秦楓簡直密不透風,不給他閃躲的機會,扔了手裡的竹籤,「你該不會在躲藍宇吧?」

「誰?我在躲藍宇?.....怎麼可能?」童明松眼色一暗,明顯被看穿後的心虛。

秦楓不打算告訴他藍宇其實曾經打電話給自己,他們明明不是那種會聊天的對象,藍宇也不願意直接說出目的,旁敲側擊的讓秦楓猜出他想知道童明松的行蹤。

會打電話過來表示事情已經有點嚴重了,秦楓忖度。

「有些話不該我來說,但我還是想給你提個醒,你這種他媽的聖母的個性早該收斂一點。」秦楓知道自己絕對是最受惠的那個,可是這種個性一旦扯上了愛情,就不太值得提倡了,對秦楓來說愛情本該是自私的、對人差別待遇的,童明松卻總是太過體貼,體貼到缺乏溫度。

「......呵,你什麼意思?」童明松聽著眨眨迷濛的眼。

「說白了,別做違心的事。」

童明松一愣,掩飾著喝光手裡的啤酒,然後把空瓶拍在桌上之後捶了一下秦楓的肩膀,拳頭卻在半路被秦楓抓住拉近,童明松順勢朝他靠近,從某些角度看來好像快吻上了。

「什麼時候開始會燉雞湯了?」童明松戲謔地說。

「好兄弟犯傻到我看不下去的時候。」









回到住處,童明松打開燈的同時被房間裡的藍宇嚇了一跳。

如果不是因為微醺,警察的直覺該讓他發現另外一個人,而不是按著驚嚇過度的心臟,試圖讓他恢復正常,可惜在注意到藍宇的表情之後更加困難一些。

「童哥去哪了?現在才回來。」藍宇的音調跟表情一樣僵硬,沒有因為童明松的反應離開坐在床沿的動作。

童明松的心情活像個應酬夜歸的丈夫回到家面對板起面孔的媳婦,雖然想著跟你無關,嘴裡卻開始吞吞吐吐。

「最近這幾天都在局裡....」童明松有意閃躲藍宇的眼神,可能是因為藍宇現在身上散發一股隱約的怒意,他不明白這股氣從何而來。

況且他們好幾天不見,一個早出晚歸,一個晚出早歸,雖然在同一個空間生活卻像日月星辰般的錯開了。

「是啊......案件很忙,忙到沒時間回家。」藍宇尖酸的口吻像在自言自語,「但是卻有時間跟秦楓喝酒聊天?看你們的親熱樣.....這幾天其實都在他那裡吧?」

「蛤?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童明松先是錯愕,然後揮手像在趕走煩人的蚊子一樣同時轉身離開,他想或許今天不該回家的,如果不是因為一身酒氣,他會選擇回去他已經睡了一個禮拜以上的辦公室。

「你要去哪裡?」藍宇一個箭步上前,攔住了童明松的去向,之前還只是猜測,現在幾乎可以確定他在躲避自己。

「你管不著!」他沒有忽略藍宇剛才提到秦楓,童明松很厭倦於應付藍宇對秦楓的敵視,甚至動輒得咎的態度,或許可以解釋為吃醋或者忌妒,可是童明松不認為那是愛情的表現,而是最根本的不信任使然。

「不準走!」藍宇情急下脫口而出的話讓童明松一頓,然後他訕笑著推開藍宇,好像在看著無理取鬧的孩童,那個眼神把藍宇徹底激怒,他痛恨永遠被當成孩子,所以他更加用力的抓住童明松的手肘。

事情發生得太快,童明松甩開的同時下意識揮了藍宇一拳,但來不及道歉,藍宇已經同時反擊了回來,童明松只能閃躲著,雖然藍宇高大許多,但畢竟童明松是訓練有素的職業刑警,他不能跟普通人打架也不會這麼做,何況這個人還是藍宇。

但是藍宇似乎已經氣極了,在某個童明松防禦不及的缺口,結實挨了藍宇掃過來的拳頭。

口腔裡的鐵銹味讓童明松錯愕,如果換成其他人或者其他時候,童明松一定會默默忍下,或者直接走人,而不是揪著他的衣領送上一拳,再或者,藍宇如果沒有繼續戀戰,毫無章法的還擊,童明松更不會再補上一個拐子。

最後在兩個人都精疲力盡的情況底下個別翻倒在一邊粗喘,身上臉上哪裡都疼,房間裡一片狼藉。

漸漸冷靜下來,藍宇坐起身背對著童明松看向窗外的月光,抬起手抹掉嘴角咬破的血跡,「你剛才讓我了對吧?」

童明松感覺鼻腔充斥著血腥味,他使勁呼吸了幾下,苦笑著搖頭,「我得提醒你,你剛剛是襲!警。」

藍宇聽了之後聳聳肩,「你不也捂力陣壓了嗎?」

原本想在頂兩句什麼回去,可是鼻腔開始流出液體的感覺讓童明松分心了,隨便用手背抹抹卻還是止不住,一直到他發現手上已經沾滿了紅色。

一旁藍宇終於看不下去,撐起身到浴室裡擰了條濕毛巾,拍開童明松想接過毛巾的手,直接托著下巴抬起臉擦拭,對藍宇來說久違的親近讓他心裡有些緊張,尤其童明松嬌小蒼白的臉蛋被血糊了大片的樣子如此脆弱,還有眼睛下面的曬斑都令他如此懷念,相信對方也察覺了自己灼熱的視線,不然不會總在對上的一秒之內移開。

藍宇輕柔的擦拭緩慢冗長好像過了一世紀,好像這傷口不是他造成的一樣,童明松與其說是不耐煩,不如說是藍宇貼近的氣息讓人荒亂,他想說些什麼來分散這種曖昧,想來想去最後只吐了一句話。

「我跟秦楓好一陣子沒見了,今天是他約我撸串,沒別的。」

感覺停在臉上的手頓了一下,藍宇認真地盯著童明松看,然後輕描淡寫的點點頭,臉上開始出現抱歉的表情,他一時衝動才會動手,童明松似乎也有一樣的歉意,甚至選擇當先開口的那個。

就是這樣的童明松讓藍宇無法放手,可是偏偏越是這樣,藍宇更加不能原諒總是幼稚的自己。

「童哥....對不起。」

「這沒什麼,我皮粗肉厚......」童明松扯了一個安慰的微笑。

「不,我是指另外一件事,我不會再懷疑你們了。」藍宇終於決定面對心裡的魔鬼,放開童明松的臉龐,顯得有些慎重其事。

「如果是這個,就更沒什麼了。」童明松有點言不由衷,其實他一直困擾於該怎麼解釋藍宇的疑心,如今他主動放下讓人鬆了口氣,藍宇在他眼裡突然間成熟了許多,或許他本來就是,只是童明松一直單方面把他當成需要小心照顧的孩子,現在他說不清心裡的感受是欣慰還是寂寞還是兩者皆是。

「我會去德國的。」

不管童哥等不等我回來,如果之後你跟了別人我也會把你搶回來。藍宇後面的想法沒有說出口。

When the world is breaking down around you
Taking everything that you know
What you didn't know

Is that we can go forever if we want to
We can live inside of a moment
The one that we own

You and me we got this
You and me we're beautiful, beautiful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be alright
We got, we got, we always got the fight in us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live tonight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Living like you're dying isn't living at all
Give me your cold hands put them on my heart
Raise a glass to everyone who thinks
They'll never make it through this life
To live a brand-new start

You and me we got this
You and me we're beautiful, beautiful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be alright
We got, we got, we always got the fight in us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live tonight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Every time I close my eyes I hear your favorite song
Telling me not to run, not to worry anymore
I can hold on tight to nothing better than the rest
So it's now or never more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be alright
We got the fight in us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live tonight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be alright
We got, we got, we always got the fight in us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live tonight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be alright
We got, we got, we always got the fight in us
We all, we all, we're gonna live tonight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cause we're the afterlife

StuckyLibrary索引

桂七:

神奇的海螺:

感谢小天使(。・ω・。)♡

  
  

StuckyLibrary:

  
   

汤上有一个StuckyLibrary的博,分类找文和推文都十分方便。外文同人AO3有tag,但是中文同人sy和lofter的tag功能都不怎么好找文。所以效仿了一下,希望能在队3来临前收录规整中文Stucky同人,为方便大家更好地找文看文~如有不足之处,还望谅解

   
   
   


   
   
   

1. 如非特别说明,此博分类仅为收录,非推荐,包含坑;含拆CP(精神or肉体)未收录,抱歉

   
   
   

2. 为方便看文,已标注盾冬/冬盾/无差/互攻(原创按原文标,翻译按体位),如有错误麻烦指正

   
   
   

3. 文章太多,按类别收录时难免遗漏,若有遗漏,请在评论补充,谢谢

   
   
   

4. 欢迎推文,推文请投稿;找文或想看未收录类别请发ask(可先在索引里查找),找文还要靠群众的力量,希望Library能作为一个便于查阅的平台

   
   
   

5. 对Library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发私信O(∩_∩)O

   
   
   

6. 因为最近sy抽了,现仅收录了sy的一半同人文,等sy抽好了之后继续,然后更新收录lofter&AO3文章、Evanstan和拉郎

   
   
   

7.所有文单都会持续更新

   
   
   


   
   
   


   
   
   

Hail Stucky

   
   
   

——————————————————————————————————

   
   
   

入坑推荐及文单

   
   
   

——————————————————————————————————

   
   
   

风格

   
   
   

5+1

   
   
   

Recovery

   
   
   

Slow Build

   
   
   

长篇

   
   
   

日常

   
   
   

小甜饼

   
   
   

欢乐向/幽默

   
   
   

治愈

   
   
   

——————————————————————————————————

   
   
   

设定

   
   
   

ABO

   
   
   

BDSM

   
   
   

Crossover/其他影视及小说设定

   
   
   

灵魂伴侣

   
   
   

哨兵向导

   
   
   

性转

   
   
   

——————————————————————————————————

   
   
   

AU

   
   
   

Meet-Cute

   
   
   

同事

   
   
   

监狱/黑帮

   
   
   

皇室

   
   
   

邻居/室友

   
   
   

魔幻/神话

   
   
   

末日

   
   
   

年代

   
   
   

童话

   
   
   

游戏

   
   
   

罪案

   
   
   

校园

   
   
   

其他

   
   
   

——————————————————————————————————

   
   
   

其他类别

   
   
   

半AU

   
   
   

布鲁克林时期

   
   
   

二战时期

   
   
   

——————————————————————————————————

   
   
   

人物

   
   
   

保镖

   
   
   

画家

   
   
   

警察

   
   
   

老师/教练

   
   
   

骑士

   
   
   

杀手

   
   
   

神父

   
   
   

特工

   
   
   

演员

   
   
   

医生/护士

   
   
   

总裁

   
   
   

作家

   
   
   

——————————————————————————————————

   
   
   

   
   
   

419

   
   
   

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Fake Relationship

   
   
   

Mpreg

   
   
   

Kid

   
   
   

非人类

   
   
   

Outsider POV

   
   
   

求婚/婚礼

   
   
   

出柜

   
   
   

双向暗恋

   
   
   

一见钟情

   
   
   

告白

   
   
   

初次

   
   
   

误会

   
   
   

分手

   
   
   

魔法

   
   
   

平行宇宙

   
   
   

穿越时空

   
   
   

年龄差

   
   
   

主要人物死亡

   
   
   

白头偕老

   
   
   

血清失效

   
   
   

漫画设定

   
   
   

复联全员

   
   
   

论坛体/日记体/书信体

   
   
   

合集

   
   
   

黑化

   
   
   

梦境

   
   
   

旅行

   
   
   

网络/出版物

   
   
   

——————————————————————————————————

   
   
   

H

   
   
   

PWP

   
   
   

Play

   
   
   

   
   
   

Non-Con/半Non-Con(Stucky之间)

   
   
   

3P/4P (Stucky之间)

   
   
   

——————————————————————————————————

   
   
   

时间

   
   
   

节日/生日

   
   
   

队3预告(蚁人彩蛋)

   
   
   


   
   
   


   
   
   


   
   
   


   

浮塵 -13-


童明松自認不是個熱衷性的人,當然他也有一個正常男人會有的慾望,只是跟年輕力壯的雄性動物比起來相對寡淡很多,即使剛經過混亂而且激烈的高朝,他也能很快抽身而出恢復冷靜,單就這點來看,他可說是天生的警察,卻不是個很好的戀人。



好比說現在,跟藍宇筋疲力盡的躺在床上,空間的氣味腥膳,汗濕的床單黏膩,藍宇總喜歡在射經之後還賴在裡面蹭一會兒,童明松不會催他出來,卻同時想著如果變鬆了,藍宇是不是還能盡興。

在對方厭倦之前,走多久算多久吧。童明松「樂觀」的想。

「你在想什麼?」藍宇平靜晶亮的眼眸望著童明松的側顏,只有這個時候可以看見童明松完整的眼睛,平常總是躲在瀏海後面觀察別人,沒人知道那雙眼角在情動的時候撫媚的模樣,或是垂著淚水被情欲折磨的神態,藍宇總是很仔細的印在心裡,明明對方是年長自己不少的男人,竟能如此可愛到讓人心疼,尤其一想到這些都是因自己而起,藍宇就心跳不已。

童明松猶豫了一下然後微笑,改成側躺著面對藍宇,「想明天早餐吃什麼?」

「都可以,童哥做什麼都好。」藍宇懶洋洋地說,然後手腳並用地把他纏進懷裡。

「煎餅果子?」

「好。」

童明松停頓了一下,像自言自語,「在德國應該吃不到這個....」

藍宇停頓了很久,他想當作自己聽錯了,可是最後還是嘆了口氣,「你知道了?」

「我不應該知道嗎?」

因為隱瞞的心虛大過被諷刺的不快,藍宇的音調突然上揚,「我沒有打算去。」

「什麼?」童明松錯愕地掙開藍宇,「為什麼不去?那可是全額獎學金,而且還是你用作品掙來的。」

童明松的話直指藍宇的心,這些他都清楚,他甚至想過或許這輩子就這點幸運被他浪費了,往後再難遇到這樣的機會,可是這些代價如果是要離開童明松,他寧可放棄。

現在卻是童明松反過來提醒他這些早就糾結過數次的事情,甚至理所當然的認為藍宇會拋下一切,這對他的感情造成了一些傷害。

「如果我去了,最少也要三年。」藍宇停下來觀察童明松的表情,但最後他還是別過臉,「......你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

機會很難遇到,對的人一樣難。

「代表什麼?年輕人,你就算守著我三年,你想三年後會發生什麼?我還是一樣,繼續當我的警察,你原本能有更好的發展卻只能當助理,這些不用我說你應該都想過吧?」童明松柔軟的嗓音說著尖銳的現實。

「別為了我葬送前途,我承擔不起。」

藍宇瞪了童明松一眼,他痛恨他的冷靜跟自己的無法反駁。

「難道留在這裡就沒有前途嗎?我從來就不想要什麼大富大貴,只要我考上了執照,一樣能有穩定的工作,我的前途裡面就可以有你。」

童明松坐起身的時候藍宇也一樣,一邊耐心的聽著他說的話,童明松知道這些是他早就考慮過而且做出的結論,不是臨時起意脫口而出,但童明松卻一點也不覺得浪漫,甚至思考著該怎麼敲醒這個人。

「說不想大富大貴只是孬種逃避努力的藉口,以你的能力留在這裡一樣會有發展,但是那會要很久的時間,年輕不是意味著有更多時間可以浪費,而是你有機會可以在成功的時候還很年輕,何況那只是出國留學,三年後你還是要回來,除非你在那裡遇到更好的選擇。」

「不......」藍宇連忙搖頭,不可否認他被童明松動搖了,守在原地跟當初想努力成為跟童明松平視的想法違背,可是如果真的跑遠了,回頭的時候那個人還會在嗎?

「當初那個為了學費不惜賣身的孩子,才是我想幫、而且值得等待的人,而不是一個眼裡只有愛情的孬種。」

為了藍宇童明松說了平常不會說的重話,不想分開的心情彼此都一樣強烈,只是藍宇認為自己喜歡童明松更多,所以表現出更明顯的不安,甚至一開始就不想讓童明松知道有這回事,雖然猜過,可是沒想到童明松比想像中更堅持。

「童哥,你真的希望我離開嗎?」藍宇最後冷靜的看著童明松。

「我不希望你後悔。」

說的好像藍宇一定會後悔一樣,但童明松是過來人他知道未來很難說,每個年齡看重的事情不同,當年他也曾為了留在秦楓身邊放棄了調升的機會,雖然他並不後悔,卻會猜想或許到現在會有不同的情況。

更重要的是他看的出來藍宇想去,不然他也不會留著資料沒有扔掉還被自己發現。




童明松帶隊搜查建築材料行,果然在地下室搜出了重達五公斤的塑型炸彈,這種外型像饅頭一樣的炸彈通常用於拆除大樓的時候使用,皆列為管制品,如果不是有縝密的預謀很難取得這些炸藥,所以童明松無法相信單純只是想催欠款這麼簡單,總之現在人證物證俱在,必須追查走私來源。

童明松到修車廠的時候沒見到秦楓,他同事說他正在休息,童明松最後在附近的便利店外的椅子上找到人。

靠近的時候秦楓好像正在跟誰傳訊息,臉上的笑容曖昧,然後又突然皺起眉頭,情緒起伏的像在熱戀一樣。

秦楓有戀人?這個想法在童明松一閃即逝,雖然他最近把心力都放在藍宇跟工作上,還不至於忽略秦楓到這種地步,他坐在旁邊點根菸等秦楓發現自己。

「呃?你什麼時候來的?」秦楓眼角餘光發現童明松的同時下意識藏起手機,如此心虛的反應,讓原本沒特殊想法的童明松都瞇起眼睛。

「你傻笑的時候。」

「嘖。」秦楓撇撇嘴,把手機塞進褲袋裡,學童明松點菸掩飾,「不管你是來蹭飯還是來請客的,我都已經吃飽了,你來晚了。」

難得秦楓變化了一下對於總在吃飯時間找上門的人的台詞,童明松更加肯定秦楓現在心情不錯,而且很可能跟他剛才互通訊息的對象有關。

「你以前查過走私C4的案子吧?」童明松時間不多,選擇直接切入重點。

「C4?是前陣子那件事?」秦楓見童明松點點頭,則認真地回想以前的案件內容,「這次你們查到多少重量?」

「不算高速上面爆掉的,庫存還有五公斤。」

「這麼多?這是批貨的等級了吧。」秦楓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們是在建築材料行的倉庫裡面搜到的,現在初步評估很有可能是進出口材料的時候夾帶,可是現場沒有製造炸彈的工廠,一一盤查物料商也還沒有結果。」

事情比想像中棘手,一批炸彈就像憑空出現的幽靈一樣,不知道來歷也猜不出去向。

「或許.....應該朝另一個方向查起。」秦楓搓著下巴上忘記刮掉的鬍渣。

「你是說.....啊....」童明松腦裡亮起一盞明燈,馬上拿出手機打給其他警員。

「謝啦,等破案之後我請客。」電話接通之前童明松跟秦楓這麼說。

「蛤?喔好。」秦楓愣愣的點點頭,其實他根本沒想到什麼具體的建議,不過是起了話頭,童明松就自己腦補了,看他茅塞頓開的樣子秦楓反而傻了,當童明松揮著手離開之後秦楓沉下了臉。

「這傢伙肯定有心事.....」

浮塵 -12-

今天是藍宇預計出院的日子,童明松不管再忙都要抽空出來接他回家,自從那天之後兩個人隔了好幾天沒能見到面,中間都靠秦楓幫忙照應,有一半原因是童明松真的忙,另一部份的原因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沒真的談過戀愛的童明松,現在卻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那樣患得患失,這對他來說是既陌生又失常的事情,即使以前單戀秦楓的時候也沒有過這種心情,那天告白之後藍宇又陷入昏迷,醫生說是顱內出血產生疲倦頭暈甚至想吐的症狀,還要需要住院觀察幾天,童明松不確定他有沒有聽見,但現況來說似乎不太重要,因為不奢望藍宇能跟自己多久,甚至他告白以前就做好了隨時放手的心理準備。

把車停好之後放下手剎車,童明松透過擋風玻璃看見了一個意外的人。


「乳癌,四期了。」孟薇輕輕吸口煙。

跟上一次看見孟薇的時候完全相反,現在的她看上去憔悴蒼白,穿著寬大的病服一手推著點滴架緩緩走著,童明松陪她一起到醫院後面的小花園散步。

童明松愣住,看著她發黃的指尖夾著菸,指甲邊緣乾涸還有咬過的痕跡,臉上的神情卻有股早就接受命運的釋然,像在談論天氣一般的平淡,反而讓人不知道怎麼反應,「抱歉....之前完全看不出來。」

「沒關係,左邊乳房跟淋巴都幾年前就摘除了,現在換成右邊,早知道上次就兩邊都一起摘了。」

「抽菸沒關係嗎?」

面對童明松擔心的眼神,孟薇笑著搖搖頭,「如果我現在罹患肺癌,剛好一起化療。」

「孟小姐真看的開.....」童明松苦笑,但也多虧了孟薇坦然的態度,他便不再用戰戰競競的態度對待她的心情,兩個人走到杜鵑花旁的椅子歇息。

「我跟陳銘志是在這裡認識的,剛開始算是病友吧,後來他知道我想找房子,就介紹了他們家樓下的空屋給我。」

童明松認真的聽著,感覺應證了之前許多想法,「其他人知道你的病情嗎?」

「沒有人知道,包括浩然,他們都以為我是來整型的,其實這樣比較輕鬆。」孟薇笑著拿出隨身菸盒,朝著快滿出來的菸蒂把手裡的捻熄在裡面,然後像剛開始一樣重新點上一根。

兩個人都沉默了幾分鐘,孟薇像是猶豫了很久的問,「浩然他....他會被判刑嗎?」

「這我不清楚,可能機率不高吧。」童明松在涉案人面前向來不下結論,只是孟薇的樣子總讓他有些稀噓,原先在人前光鮮亮麗的模樣蕩然無存,之前跟警察同仁討論案件的時候,同事們只當作孟薇是個追求虛榮的女人,卻沒想過她也有洗盡鉛華的一面。

「我們一直在找自我了結的方式,只是他這次成功拖了幾個人下水。」孟薇的表情透過煙霧顯得高深莫測,但童明松聽懂了字面上的意思。

「原來......妳知道王浩然跟林樂樂跟蹤你們?」

「但我不知道會發生後來的事情。」

孟薇最後一個人回去癌症中心,童明松突然很想趕快見到藍宇。



藍宇早早就收拾好私人物品,脫掉病服換上自己的衣物,藍宇不是一個特別在意外表的人,可是現在他照著鏡子對臉上還沒完全消失的擦傷感到沮喪,他不想來接自己回家的童明松擔心,雖然醫生說狀況恢復不錯。

已經無所事事,藍宇只好坐在病床上翻報紙,聽見有人敲門,藍宇以為是童明松來了。

「學長?」一張清爽的臉龐從門縫探進來,卻在藍宇看見自己明顯失望的表情裡愣住。

「你怎麼來了?」怎麼不是童哥?藍宇後面那句話沒說出口,卻都寫在臉上了。

「我昨天才知道學長住院了,難怪這幾天都沒遇到。」學弟手裡提著水果藍走近,表情有些怨懟,他還以為自己跟藍宇算熟悉的,現在看來是自作多情了,但他偏不是那種只會暗自傷心的類型。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我今天就要出院了。」藍宇雖然抱歉,可是語氣裡也帶有逐客的意思,因為他現在滿心想著童明松應該快到了,私心不想讓他們撞見,不管童明松是不是誤會學弟喜歡自己,只要童明松注意別人就讓他不愉快,況且有一個秦楓就夠了。

換做以前藍宇不是佔有慾這麼強的人,但因為彼此的關係好不容易有一點點進展,愛苗還沒茁壯以前都讓他戒慎,尤其童明松對自己的魅力向來遲鈍,這點對藍宇來說很可愛但是也很不好。

「啊.....好險,如果我晚點來就撲空了。」學弟露出虎牙燦爛的笑容,「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藍宇尷尬的聳聳肩,「都差不多了。」

「學長在等誰嗎?」學弟的笑容沒變,一雙眼睛更加認真的看著藍宇。

「嗯,我的愛人會來接我。」

連他自己也沒想到能這麼簡單的說出口,藍宇因為自己的話釋然微笑,反而是學弟的表情稍稍凝固了一下。

「藍宇?......有客人?」童明松踏進病房就感受到一股奇異的氣氛,直到那個背對著門口的少年轉過來,童明松記得這個長相。

「童哥,你來了。」藍宇真正的笑了,從病床上跳下來迎接上去。

「抱歉來晚了,剛剛遇到一個認識的人,不介紹一下嗎?」童明松注意到藍宇刻意忽略學弟的態度,這更讓人好奇他們之前在聊什麼。

「喔.....這是我的學弟,叫做......你叫做什麼來著?」

氣氛尷尬了數秒,藍宇貌似認真地想著,童明松疑惑地瞇起眼睛,只有學弟眼底閃過一抹受傷神色,然後大方地自我介紹。

「叔叔您好,我叫做徐磊。」

「你叫他叔.....」

「你好。藍宇,我看你請醫生檢查一下再走吧。」童明松打斷藍宇的話緩頰,心想直覺果然沒錯,這孩子不單純,其實進來之前他有聽到藍宇最後說的那句話,對方才會用充滿敵意的眼光看自己。

不過是沒見過世面的孩子,童明松還不打算放在眼裡。



跳車的人是一家建築材料行老闆,因為不滿建商積欠材料費,幾次找了討債公司的人去催討無果,便決定自己動手,走私了塑性炸彈打算威脅建商公司,在路上跟同行的工人起了爭執,結果誤觸炸彈引線,老闆情急之下自己跳車了。

這些是他被搶救醒來之後做的筆錄內容,童明松聽了覺得漏洞百出,但是看在對方重傷的情況下就算問出什麼,他事後也可以推說是精神狀況不穩定的緣故,總之童明松決定先分配隊員收集證據資料,一邊還要安撫死者的家屬,童明松可以說是焦頭爛額。

另一方面,藍宇也開始了忙碌的生活,一邊實習一邊準備畢業製作,兩個人雖然彼此確認了心意,但生活實際上沒有什麼改變,如果同時有空,就會一起吃飯聊天,如果隔天放假,就會一起睡,只是都很有默契的隱瞞了秦楓。

童明松猜想他遲早會自己看出來,但具體為什麼不想主動讓秦楓知道,他也搞不清楚,對秦楓的眷戀早就成過去式,只是不可避免的在心裡留了一個比較特殊的位置給他。

然而藍宇的理由更單純,因為童明松不想說。他不是女人,不會去假設如果自己跟秦楓同時掉進水裡會先救誰這種問題。

直到某天,藍宇接獲了之前將作品送去德國參賽的結果,他才意識到其實他們兩個人真正的考驗不是秦楓。

1/11 下一页